当前位置 主页 > 可乐在线新闻 > 展开更多菜单
可乐在线,情满亭桥
2020-09-16 11:06

 多年前,
 
  我跟大哥一家去河边的坡地上,在那坟堆竖着姨夫名字的牌位上拔掉杂草
 
  悼念姨夫
 
  如今,腾飞的港区
 
  大拆迁后的姨夫骨灰盆安置在高档的安息堂内…
 
  清明时节
 
  我捧上鲜花
 
  追思情切切
 
  许愿家、村民、平安,风调雨顺
 
  清明将至,我做了个梦,梦到姨夫,他在亭子桥镇生活的片段,姨夫去世三十三年了,他得食道癌于1987年8月离开了我们,得病期间,我家人及我多次去看望姨夫,看到他咽不下米粥被病魔折磨得骨瘦如柴时,我心痛悲伤不已,他带着依依不舍,无奈,遗憾握住大哥的
 
  手慢慢说:“云,啊,我……”眼眶里满满眼泪,痛苦万分,嘴巴翕动一下与世长辞了,他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眼前,他瘦黑的脸上有几颗黑痣,说话结巴……在我的少年时代,常到亭子桥镇姨夫家做客,每逄读书放假,我要过上几夜,尽管青菜稀粥,少买鱼肉,但很
 
  快乐,那时没有大路,都是窄小弯曲的小泥路……步行去的,快需一个小时,慢的一个多小时,遇到突然下雷阵雨,那路泥泞不堪……更难步行,到姨夫家已累趴了,他家靠近河港边,邻居海涛爷爷爸爸开理发店,生意清淡,还有邻居其明也是理发匠,生意一般,一两
 
  角理一个头,港北也有一家4人开的集体理发店。姨夫家地处港南中间,到港北要经过一座窄窄的破旧石桥,此桥就是亭子桥,坐落于乍浦镇西北部,该桥自南向北横跨于集镇中心亭子桥港的转弯处,为单孔石梁桥,桥长10米许,宽约1.7米,两边各有石阶8级。据《平湖
 
  县志》记载:亭子桥建于明代,因石桥北侧原有一座凉亭而得名。集镇分成港南、港北两半,南街自桥向东,北街以桥往西,两条小街都不足百米长、五米宽,青砖侧砌路面。每到姨夫家,邻居家剃头师傅都同我打招呼,“阿四,你来了”。“嗯,剃头生意好吗?”“
 
  勿大好”,很友善,有时他们守店闲着,同我下一二盘象棋,输赢都会开心的,我棋艺同他们差不多,每次到姨夫家,必须到亭子桥镇上溜达一圈,走在一块块“嘎嘎作响”青石板路上,忽然觉得那个古镇带给我一种文化、民风、敦扑、乡情……历经几百年的青石板,
 
  经年累月的雨滴日晒和镇上人的踏足让它平添了厚重和沧桑。去的次数多了,几乎所有生活在镇上的人都认识我,“阿四,你来了”,热情同我打招呼,有时,我同熟识的镇上人聊得欢,姨夫就结巴地大喊:“阿四,快回来,吃饭里”,他的喊声划破炊烟飘荡的上空,
 
  港北也听得到,一回到姨夫家,哥、姐已给我盛好饭,热气腾腾的菜端上桌……我还到附近小学转悠,看学校出的黑板报,亭子桥镇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去姨夫家要经过几座简陋破旧的石板桥,后改为水泥桥,亭子桥镇因傍水沿河成街自然天成。各家各户门临水的地方
 
  都有个石埠头或几户共用一个石埠头,淘米、洗衣、取水之用,也是小男孩、大人夏天干活收工后下水游泳及小船停放的地方。亭子桥村及附近几个村都是水稻田,要向国家出售公粮的及卖西瓜……一到“三抢”农民干活很苦很累的……为了抢进度,社员伸手不见五指
 
  还在田间干活……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条小街分南北,姨夫家的房屋同好几户连在一起,都是低矮的破旧瓦房,都朝北开门,姨夫家对面,有竹制店,姨夫家开小副食品店,解放前就开了,后中断过,有经营头脑,他家南有所几百学生的小学校,小学生课间、
 
  中午、放学、上学经过常到该店买小食品东西吃或买簿子本、铅笔什么的,小店货物应有尽有,生意兴隆。东边有碾米厂,碾糠厂,港北有茶馆三家,港南茶馆一家,生意都兴隆,亭子桥镇由亭子桥村、马家荡村、长安桥村、染店桥村所形成的自然大集缜,有吃公粮的
 
  居民,当地村民都跑来喝早茶、午茶……还有家具厂、供销社、生产农资部、回收部、百货部、五金部、信用社、卫生所、肉店、豆腐店、药材店。可见当时的亭子桥镇是相当繁荣,热闹,农民的聚集地,成为附近农村的商业中心。大哥是亭子桥镇的文化人,高中生,
 
  在乍浦读的,他在亭子桥村小学代课三年,1976年3月亭子桥村干部叫他放电影,大哥带着放映机跑遍了乡村的角角落落,把战争片、样板戏、(精神食粮)送到人民心中,丰富了群众的业余生活……同时还插放一些农业方面的科普知识……最远还到我海盐县海塘乡泾海村
 
  杨柳里(生产队)放映,那夜,我也去观看了,各村民从四面八方聚集到生产队晒谷场,观看电影《金光大道》,是一部阶级斗争的影片……那夜人山人海,拥挤不堪,大哥还到海盐西塘桥乡王庄村放映多次……
 
  老百姓喜欢电影,喜欢观看呵,还靠近亭子桥镇的邻县村队,他都去放映的,挑着放映工具及片子去的,够辛苦的,后来用自行车驮着,有时去做客,碰上大哥在家校正片子,大哥就滔滔不绝对我讲每部故事片,故事如何精彩,如何曲折,情节铺设如何……还能深刻体
 
  会那一部故事片好看在那里及不足之处,对影片点评很精辟,让我这个也是高中生的小弟佩服得五体投地。大哥放电影还有个助手,后来助手不管了,他仍继续放映,放一次7至8元,他交给村委会换工分,后来交生产队换工分,那时我已是十几岁的少年了,一临到市面
 
  那里放夜电影,就跟大一点的青年人乱跑,时常听到一些传闻,某青年人青头鬼昨夜在某村看电影摸奶子(女青年在电影场上被人袭胸)被人打得鼻青眼肿,某洋青头青年与某洋青头姑娘家扑在稻沟路上亲嘴,谈情说爱,当然,有的男女青年也在电影场上寻到了真爱……
 
  是那个年代青年人情感的狂热释放及原始的冲动,情欲的渴望……大哥一放电影就十年,到1986年解散放映队,大哥是高中生,村干部很器重他,叫他管全大队三抢宣传,“三抢”大忙季节,大哥每天出村办的油印专报一期,并在全大队广播表扬好人好事,及各生产队
 
  的“三抢”进度,及流动的先进红旗,各村村民热情高涨,干劲直足,力争上游,那个年代,各队相互协作,互相帮助,做好事不留名的,队长宣布明天某块稻地要割,等到天亮,社员出工下地,发现那块稻地割倒了,问谁割的,大家都说,不是我割的,个个社员思想
 
  先进,助人为乐。
 
  大哥家开小副食品店赚了一笔钱,条件好,文化人且又是独子,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他在给各村放映电影的几年里,寻找爱情……寻找志同道合、共同语言的齐整姑娘,可大哥未寻到,然而给他介绍对象的媒人踏破家门,他看了一个又一个,嫌那个姑娘胖了,那个姑
 
  娘瘦了,不齐整,前后同四个姑娘见过面,最后挑选上比他小4岁的长辫子姑娘,定为终身伴侣,受他的影响,那时,我对大哥邻居的霞芳姑娘有爱慕之情,她瓜子脸,眼睛黑明亮,披着乌黑的长辫子,她比我小一岁,每当我去姨夫家,她就跑来同我聊天,嘴巴甜甜的,
 
  她是很小时,邻居家从别人家领养来的,小学毕业就回家务农了,有次看到她插秧飞快飞快的,整齐笔直。有次,大姨对她笑说,“霞芳啊,你看阿四怎样,他是独子,也是高中生。”“阿四,你同意哦”霞芳飞起一朵红花,甜甜一笑,一溜烟跑掉了,她的名字像她的
 
  身材容貌一样美丽,青春……等到我高中毕业去姨夫家,那霞芳姑娘已找对象了,我涌起一阵失落的伤痛,恨不得去同她对象打一架,那时的电影《刘三姐》是男人的爱情女神,都渴望寻到像刘三姐一样美丽的姑娘。1985年,大哥家建了三层楼房,直到2012年亭子桥镇
 
  全部拆迁,现安置在中山高层大区,根据大哥叙述及考证,亭子桥镇有几百多年历史,解放前后,亭子桥镇的黄洋瓜名气颇大,闻名上海一带,当时村民摇船把黄洋瓜送到上海、苏州、松江、金山等地销售,供不应求,黄洋瓜远近闻名。村民纷纷种黄洋瓜。小时候,一
 
  到吃瓜时节,我在姨夫家的瓜田里和大哥边摘瓜边吃瓜,此瓜外观呈椭圆形,皮色金黄,果肉雪白,甘甜多汁,质脆味甜。我吃饱了,回到姨夫家饭也吃不下了。有时到了摘瓜卖瓜时节,大哥来我家,捎上几个黄洋瓜和西瓜,我把这么甜的黄洋瓜送给左邻右舍吃,哈哈
 
  ,你姨夫家的黄洋瓜真甜啊,名不虚传。我不但把姨夫家的情谊送给我的邻居,还把亭子桥镇的名瓜传承下去……最值得让我及亭子桥镇人骄傲的是,抗战时期,亭子桥是中共在平湖的活动地区之一,它为中国共产党在平湖县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阿奴曲
 
  》:“苹果颜色红粉粉,好像阿奴两颊晕。东村农夫莫相思,阿奴不嫁懦弱人。若是你一心想阿奴,快上前线杀敌人。打败鬼子回家转,阿奴是你室中人。”以歌声唤起民众抗日。涌现了许许多多英雄不屈的亭子桥人民积极投身到抗日的行列……消灭日本侵略者。小时
 
  候夏天在姨夫家也到清清的河港里游泳。还和亭子桥镇的小男孩在河港中打水仗……跟姨夫摇船去斜桥卖西瓜,我西瓜吃个饱,水泥船在宽宽的平湖河中驶着,摇橹发出“嘎嘎”声响,泛起阵阵波涛,队上社员轮上卖次西瓜,一般摇好几个钟头才能到达目的地,一路上
 
  ,一起去卖西瓜的社员,摇得累,姨夫就叫我搭把手,捏住橹绳,跟上把橹人节拍,拉动橹绳,帮助摇船,姨夫还教我如何把橹,掌握脚步,与手并用,像如何操作汽车方向盘一样,要慢慢揣摩且认真学的,做个农民必须会摇船的,然后好跟队上人一起摇船出差,掌握
 
  了推销、板梢,基本上会摇船了,但要精要不断实践。姨夫平时严肃很凶的,管小孩严,岁月匆匆,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每到清明,我到大哥家祭祀姨夫,看望年老多病的大姨及一家人,忘不了,在六十年代,我家最困难时,姨夫拿出米钱救济我家,那时,我家人多,
 
  吃不饱,穿不暖,姨夫家省吃节俭帮助我家共渡难关,今特有奇想,去看看亭子桥镇吧,这里有故事及传说,驾摩的从西塘桥集镇向东一路疾驶,今日,天空晴朗,路上行人提着竹篮,抱着鲜花,还有青团、蜡烛、酒,匆匆奔走在港区安息堂路上……一会儿,就到了,
 
  哪来的亭子桥镇啊,只看到新建的港区教堂,原亭子桥镇水厂及新建的公路,树木、草坪及附近崛起的新建厂房。我把车停在新建的公路旁边,翻过一座高地,只看到一座旧桥,走近才看到重建亭子桥几个字,那破旧不堪的石桥还在小河两边链接着,桥南桥北都是拆迁
 
  后高低不平的乱砖碎石及草丛生,及村民开拓的一块块种上庄稼的地,从高处远望,一排排齐腰高的上面覆盖塑料薄膜的竹条“小拱”瓜棚,一块块绿油油麦田,金黄菜花,一个个空着的鱼塘,只是唯一留给后代的那座旧桥啊,它淹没在大规模的拆迁中,在历史的长河
 
  中作短暂的停留,只有在梦中见到过去的繁华,热闹,那时勤劳善良的亭子桥镇人民从四面八方来赶集、喝茶,临市面,购农具,去信用社存钱取钱,每逢节日赶来观看镇文艺演出及去小医院治病,远远望去也有片片荒山野草,有凄凉之感,啊,原来的亭子桥镇哪里去
 
  了,心中涌起莫名的悲伤,乍浦港区在腾飞,他的发展令世人瞩目,尽管拆迁后的亭子桥镇村民都安置在中山等大区,过着优雅优质快乐、幸福的生活,老年人有养老金,年轻人进厂打工,有老年活动室,社区服务中心,文化礼堂,高档幼儿园,小区健身区。在美丽乡
 
  村及大规模村镇建设热潮中,我国每年要流失成百上千个乡村,但我们要永远记住自己的“根”,是曾经朴实、善良、勤劳的农民,亭子桥镇的消失是我国千百个乡村的缩影,但对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亭子桥镇农民来说,包括我,亭子桥镇是值得我们回忆的。我儿时的
 
  美好时光有的是在亭子桥镇度过的,善良的邻居,漂亮的霞芳姑娘,可爱调皮的伙伴,最至亲的姨夫家,以及那个流失的镇、村庄、房屋、土地、庄稼、河流……

(作者:可乐在线)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