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安信5新闻 > 展开更多菜单
安信5,公交车上那双手
2020-07-31 12:54

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公交车上的那双手——那双冰冷粗糙的手,那双无助摸索的手,那双让人讨厌避让的手,那双让人紧张揪心的手。

那天傍晚,坐公交车回家,恰逢下班高峰期,车内真可谓摩肩接踵。车过了一个站点后开动了,突然车前一阵骚乱:“你有毛病的!”我听到接连有女孩子在抱怨。转过头望望,什么也看不见,只感觉不断有人要往下车门挤。突然,一个男人刻薄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我最不喜欢坐这路公交车了,坐这路公交车的没一个好人的。”真是“一鸣惊人”,车厢里一阵短暂的平静。我回头一看,说话的原来是位盲人大伯,瘦削的面庞,稀疏的头发,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虽然我看不见他的眼睛,但从他那紧抿着的嘴角,我能感受到他的愤怒。更让人意外的是,他的左肩上还搭着一只手——后面竟跟着一位盲人大妈!汗水沾湿了她鬓角的头发,她垂着头,一脸的惶恐。我看了看身边座位上的人,坐着的不是年迈的老人,就是捧着大包小包的神情疲惫的年轻人。正寻思着会不会有人给他们让个座,突然惊恐起来,我分明感到一双冰冷粗糙的手在我手臂上、腰上乱摸,不由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回头一看,是那位盲人大伯!他一手拄着拐杖,一手在空中探寻着什么。我连忙侧过身,下意识抓住那只手,按在我腾出的空的扶手上:“抓这儿吧!”身后的盲人大妈紧紧搭着他的肩,汗水沿着鬓角往下流。只是夫妻俩这么一站,我感觉站不住脚了。就在这时候,座位上的小姑娘提着大包小包站了起来,“来,大伯,我让给你坐。”她一边说,一边搀住盲大伯的臂膀坐下。老人紧绷着脸一声不吭地坐下。看来,上天让他失去了一扇“窗户”,而他连心灵上的那扇窗都关上了。失去“肩膀”的盲大妈两手紧紧抓住扶手,头垂得更低了。

车子过了一站又一站,不久,盲大伯站起来了说了声“下车了”,那盲大妈把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大伯一手拄着拐杖,一手又在空中探寻着。看到那只手,乘客们纷纷避让,立马给他俩让出一条道来,不断提醒他:“往前,往前。不要碰到我们身上来。”快到下车们时,一个小伙子抓住大伯那只手,按在车旁的把手上:“这里,抓牢!前面就是下车门。”到站了,盲人夫妻面无表情地下了车。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车厢里好一阵沉默。

我不由得想起了英国小狗给同伴当“导盲犬”的故事。两只流浪的小家伙同属牧羊犬,长相友善。一只2岁,一只5岁,只是5岁的总是小心翼翼地跟在2岁的后面。因为5岁的是只盲犬,2岁的就义无反顾当起了它的“眼睛”。吃饭时,它会让同伴知道食物和水在哪里;散步时,它会时不时停下来确定同伴是否跟得上;同伴找不到方向时,它会用小脑袋顶顶它的腰……它们的故事,引发了无数英国人对它们的关心。

瞧,多可爱的小狗! 由此,我又想到了公交车上那双手,如果我们也能给我们的同伴当一回“导盲犬”,那是一件多么美丽的事情……

(作者:安信5)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