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安信5新闻 > 展开更多菜单
安信5,乍见之欢
2020-07-31 12:45

我还身处南方的艳阳天里,北方的故乡却早已大雪纷飞。看着妈妈发来的照片那银装素裹的世界,我因着极想扑向那片茫茫而归心似箭。

倒不是单单因着那片雪,只是我记忆中从未下过这么大的雪,都要及膝了。在那些身子被雪装满的冬天,倒是第一次只能透过照片看着它。一种叫思乡的情愫蔓延四肢百骸,沉寂许久的心荡起阵阵涟漪了。连着几天,竟在梦中都是自己包裹成熊,穿着冬靴,小心翼翼踩在那片白色的场景,还有那咯吱咯吱的雪声和心脏喜悦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终于挨到放假,踏上归程,舟车劳顿回到了魂牵梦萦的故乡。可因连着多日的晴朗天气,雪色还是被太阳打败了,竟消融地差不多了。地上那层白色变成了土地的黄色,一时感到失望。

总觉得不下雪的冬天不是完整的,于是日夜期盼银装素裹,终于天气不再温和,天气渐渐阴沉。

夜里躺下,外面狂风夹杂着哨音呼啸着,一阵又一阵地涌入耳朵,我听着是暴雪到来的声音。那风定是夹杂着雪的,雷声大雨点小的行动是北方冬天是不屑于做的。

第二日起来,到了门口便发现院中雪已深厚,天空中仍飘着鹅毛大雪洋洋洒洒地不肯停下。

我不喜在冬季里出门,因为刺骨寒,因为万物寂。

看见这银装素裹,幼时不惧刺骨寒,也不惧万物寂,只是欢欢喜喜地和姐姐在雪地里撒欢打滚堆雪人打雪仗的记忆在脑海里浮起。于是也就鬼使神差地迈开步子,走出屋门,踩在雪地上,听着嘎吱嘎吱声,一步一步,一步又一步,一步再一步……

无比熟悉的街道,树木,民宿;我所生活着的无比熟悉的一方天地,在这雪的覆盖下,我竟有点不认识了。他们原本的颜色被掩盖,换上了白色的衣裳,整齐划一,干净利落。

我走着走着,来到了断墙下,抬头看到了那棵树,那棵从我记事起,就站立在那里的树。

我不甚喜北方的树,在冬天这一季节里的树,他们仅有褐色的皮囊,四散开来的枝桠,在秉性强劲的冬风下,颤颤巍巍,勉勉强强。可在那一刻,我发现了,我不曾察觉得差点错过的美。雪掩盖褐色,于是素净淡雅,洁白高尚,不那么富有绿色的生机,却也让人感受到生气。薄凉的希望,微弱却坚韧。折不断,浇不灭,冻不裂,烧不化。

不仅仅乍见之欢,久了,也便相看总不厌。一如我在夏天里看到它,绿叶繁盛,满心欢喜。

(作者:安信5)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