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娱乐,宁要叫街的娘,不要当官的爹


 这个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了。
  这一年,京城里突然来了许多乞丐。本来,京城里多几个乞丐也没什么,可这次是一下子来了上万乞丐,大街小巷都挤满了叫花子。京城闹起乞丐灾来了。
  这一天,一个女乞丐在街上突然发起疯来,喊着叫着,见谁都说她的儿子柱子丢了。原来,这个乞丐叫秀姑,她来京城乞讨,的确是带着个八九岁的孩子,孩子还很听娘的话,从不乱跑。晚上她还抱着儿子,在墙根下睡的,可一睁眼却不见了孩子。孩子怎么会突然没了呢?秀姑急疯了就到处喊着儿子的名字,逢人就打听见到她儿子没有。可人们都摇头,说没见过。
  秀姑喊了一天,也没找到儿子,嗓子都喊哑了,披头散发,跟疯了似的。
  乞丐丢了孩子,也不算多稀奇的事,这么大的京城,流亡的乞丐这么多。可这个秀姑找来找去,却找到了户部尚书张大人的府门前,非要进去找孩子,说她听到了孩子就在里面哭。
  要知道,尚书张大人可是朝廷的一品大员呀,他的岳父就是当今丞相,他的府邸怎么能随便进呢?秀姑被几个家丁拦在外面,却仍是哭着喊着要进去。
  尚书府的奴才都蛮横惯了,把秀姑推倒在地,拳脚相加,秀姑虽然头破血流,还是挣扎着要进去找孩子。
  秀姑的哀哭之声,引来了很多乞丐,这些乞丐问她怎么了。
  秀姑就哭着对他们说了原委。
  乞丐们对守门的奴才说:“让她进去找孩子!”
   那些奴才把眼一瞪,说:“你们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是你们这些穷鬼进的地方吗?”
  乞丐们进不去,就在门外齐声喊:“让她进去找孩子,让她进去找孩子!”
  有的乞丐还打起了呼哨,乞丐越聚越多,这么多人一起喊,那声音就大得很。
  不长时间,尚书府的大门就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满脸横肉的管家,管家身后还跟着一些叉着腰的打手。管家向乞丐们喊:“反了你们了,你们想干什么,这可是尚书府,你们这是聚众闹事呀。”
  那些乞丐都面无惧色,对管家说:“尚书府又怎么样,尚书府也不能拐孩子。”
  管家说:“你们若再不走,我就以你们聚众闹事为由,把你们都抓起来!”
  那些打手气势汹汹的,眼看着一场争斗就要开始了。
  这时候,从人群里走出个人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挎刀的大汉。那人上前说:“人家要找孩子犯什么法了,叫她进去找。”
  尚书府的管家刚要张口就骂,只见那人身后一个大汉掏出一块令牌亮给他看,管家一见那令牌,吓得浑身一哆嗦,双腿一软跪下来,嘴里喊:“皇上!”
  管家这一喊,在场的人全跪下了,原来这个人是皇上呀!
  秀姑赶紧向皇上磕头:“皇上,请为民女做主呀!”
  管家跪爬了几步,说:“皇上,别听这个刁妇信口雌黄,尚书大人府上院子百所,院墙这么高,别说她儿子不在里面,就是在里面,一个孩子的哭声,外面的人也不可能听到呀。”
  秀姑流着眼泪说:“皇上,请你相信我,我真的听到了。俗话说,母子连心,就是儿子离我再远,我也能听到儿子的声音。”
  可能是秀姑说的“母子连心”打动了皇上,皇上便对管家说:“既然她要找儿子,你就叫她进去找找吧。”
  管家见皇上点头了,哪敢违抗圣命呀,马上敞开大门,让皇上领着秀姑还有那些乞丐进了尚书府里。
  进了尚书府,皇上让身边那几个带刀侍卫领着秀姑去找人。
  过了不长时间,就见秀姑一脸欢喜,领着个孩子进了大厅,秀姑跪下来说:“多谢皇上,让我找到了孩子。”又对孩子说:“柱子,快给皇上磕头!”
  皇上也很吃惊,秀姑真能在这里找到孩子,他就问那个孩子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柱子老老实实地说,他本在母亲怀里睡得好好的,睡梦中就被几个人抱到一辆马车里,并带到了这里。
  他醒来后,就见自己在一间宽敞的屋里,屋里的摆设是他从未见过的,并且他身上也换了一身新衣服。他就哭着要回去,而他身边那些奴仆却都叫他少爷,那些奴仆对他说,这里就是他的家呀,他的父亲是户部尚书张大人,他的母亲是当今丞相的女儿,他就是尚书府里的少爷张瑞云。
  他们这一说,把柱子都给弄懵了,他不认识户部尚书,更不知道谁是丞相的女儿,怎么过了一夜自己就成了张瑞云了?
  可那些奴仆们还是对他说,这里就是他的家,他就是尚书府里的少爷……
  这几天,那些奴仆们变着法子给他好吃的,给他好玩的。他吃东西玩起来的时候,有时会忘掉自己是乞丐的儿子,可静下来后,又想起自己的娘是乞丐。想起娘的时候他就放声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