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行娱乐,种一片绿色,等春天

砚一池淡墨,勾勒描摹着点点滴滴。经年流淌,从指尖上轻轻划过。染尽了漫山的红叶,清润了溪涧缓缓的流水,袅然了悠谷秀岭的夜风,归巢了轻燕俯雏的情暖。一路走来,云帆过尽深海踏浪,回眸一笑中,温暖处处,微笑轻轻。

历尽沧桑,蚀骨风寒。铮铮黑夜吞噬了孤云散雾的虚幻,把苍白的记忆变成了模糊一缕轻殇,随风飘零。结局无言从掌上滑落,漩入了水底。

一帘愁,一烟凉。半相思,半念长,柳絮的彼岸,一层薄薄的灰白,堆积着一片片絮语的怀念,过往的经年、撕掉的昨天、长满了绿苔的灰黑的屋檐。一夜秋风来,冷落了弯月,阴冷的月光下,槐树下孤独的阴影和低低的箫声。

那夜的风雨,那夜的无霜。村槐树下的告别都沉重在几页薄纸上,轻轻的张开,重重的阅过,一目恍惚的时光怎么也联想不到远处的分离?五线谱上的音符飘落弦上,转成了流走的词梢,经年不去的天涯下,刻满了一行行沧桑。

爱,真的能够忘掉吗?我一次次回想,又一次次推翻,却又是一次次伤得更深。当淡寞封杀了昨日的千般柔情,当浊水深埋了昨夜的万缕妩媚时,你只能无奈的冷笑一声,我是你的前任。

伫立窗前,秋风经过。冷了街道、古桥、小镇、轻舟。陈旧的码头,留下了你多少脚印,摇曳的双桨上刻字了多少清欢的诗韵。一场场的秋雨中,湿了多少裙摆,淋了多少发梢?秋雨阵阵,凉过心层。

残雪,散散落落,等着春天到来。远去的料峭里,独挂几片雪花曳着春风,湿润的枝头已在舒展苞蕾。复苏的草、乏绿的叶、挺立的杆,终是离去了的岁月。转身,春绿、淡黄、粉蝶,如约到来。

种一片绿色,等春天。

一曲四琴,调理了春色容颜。春景敲醒了流年的花开,满目婆娑的憧憬里,霞染屋檐,春雨缠绵,桃花源里春意浓,告别了冬寒的梦。轻轻推开窗棂,格栅上长出了春花。

翻过风的花,折过雪的月。红绿交汇融化了冬天的记忆,拾几片染尽春泥的土地,种在流淌的春天里,远是桃,近是梨……